全國愛滋與帶菌者病例/迄今多達逾十萬宗

出版日期: 2017年 05月 20日 (星期六)
电邮     打印

全國愛滋與帶菌者病例/迄今多達逾十萬宗

【亞庇十九日訊】自1986年首例出現以來,我國迄今已經記錄了10萬多宗的愛滋病及帶菌者案例。 衛生部感染科國家顧問拿督克里斯多夫李醫生披露上述時表示,當中有20巴仙的患者巳離世。 週四他在此間艾美酒店舉行的第3屆婆羅州熱帶醫學及傳染病大會上,發表其以我國衛生行動為主題的演說後,向記者表示,統計報告顯示,2002年是愛滋病的高峰期,一年內全國便記綠了多達1萬宗新案例,但是之後數字逐年下降,相信這可歸功於民?的衛生醒覺,以及愛滋病開始〈退流行〉,近年我國每年的新案例都在3千宗左右的水平上。 他說:"病人人數明顯下降,更大的改變是在於病毒傳播的方式,我國尤其是西馬在早年的愛滋病帶菌者,大都是共用注射針筒的吸毒者,而沙巴則多為經性行為而傳染。" 他補充道:"根據全國的統計圖表,不難發現共用針筒患上愛滋病的吸毒者人數已減少,可是因多種元素,經性行為染病的人數卻上升。" 李醫生也是雪蘭莪州雙溪毛糯醫院的傳染病科高級顧問。他表示,國家防止愛滋病風險計劃也佔了一部份功勞,另外毒品形式的改變,例如從注射毒品變為安非他命等服食性的迷幻藥品,也降低了共用針筒的風險。 他說:"當這些人吞服安非他命後,雖然沒有共用針筒吸毒的風險,但也會由於大腦產生高度興奮感,人體失去了抑制能力,而作出脫序行為, 例如在沒有使用安全套之下,進行性行為,這也是另一種風險。" 他補充道:"當然,我們不能把濫用安非他命,套在所有愛滋病例上,因為也有不少愛滋病患者,根本沒在碰毒品。" 無論如何,他指出,統計數字巳清楚顯示,我國的愛滋病病例,多由不安全性行為而起。 他說:"不論是異性性行為,或男性與男性間的性行?,(聯合國巳把此稱為MSM,不再使用同性戀這個名詞)都有機會傳染愛滋病病毒。"

 
隐私政策声明: 本网站登载的所有新闻、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,其版权属华侨日报网站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© 版权所有 2017 沙白出版社有限公司 保留所有权利. | 隱私聲明 | 使用條款 | Powered by JuiceAPa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