馮晉哲籲沙人拒迂腐不堪舊政治 / 反對黨合作才能真正改變
出版日期: 2017年 09月 13日 (星期三)

【亞庇十二日訊】民主行動黨沙巴州宣傳秘書馮晉哲(圖)今日再度重申,沙巴人民希望看到反對黨團結合作、權力共享,而不是複製像巫統那種「一黨獨大」的霸權模式,因為「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敗」。沙巴人民期待看到新格局、新政治的開創,真正改變沙巴的未來,而不是重蹈覆轍讓權力和資源集中在少數人手裡。

他說,政黨聯盟組成聯合政府,權力共享,回歸於民,好處是執政黨之間可以互相制衡,沒有人可以獨大,所以不會絕對的腐敗,這是英國著名歷史學家阿克頓男爵(Lord Acton)提出很重要的民主自由思想。

他解釋,巫統目前才競選沙巴州的32個席位,贏得31個席位,才稍微過半,但沙巴國陣政府的權力卻大部分掌控在巫統的手裡,可想而知,如果某政黨聲稱自己要單打獨鬥單獨執政,這是很危險的「權力集中而腐化」的概念,沙巴人民已經歷過那段不堪、落後和腐敗的歲月,是時候拒絕這種迂腐不堪的舊政治,才能讓沙巴看到真正的改變。

他進一步補充,雖然沙巴擁有過幾次換州政府的歷史,但是這幾次的政黨輪替,卻沒有真正帶來體制的改變,每一次的換政府都是換湯不換藥,雖然口中喊著美麗的口號,華而不實的承諾,但是體制中的政客卻來來去去是同一批人,就像現在這些很多政客,都做過不同陣營的高官部長乃至首席部長,但沙巴有迎來改變和進步嗎?沒有。由此可見,沙巴人民要拒絕一黨獨大,要拒絕舊政治,拒絕讓權力集中在少數人手裡。

反觀檳城和雪州,自從2008年行動黨和當時的人民聯盟(民聯)成為州政府後,成功落實很多體制的改革,真正地帶來改變,如公開招標制度,檳城首開先河,避免朋黨和尋租公司第三者參與政府工程;議會改革,讓議員可以更有效地監督和制衡政府的施政;落實福利政策,讓單親媽媽、樂齡人士、赤貧家庭得到補助,度過難關;此外檳州更是獲得總稽查司的連年讚賞,在財政管理和公開透明度上,是全國之冠。這些都證明了新政府、新政治才能為人民帶來真正的改變。

他說,關鍵是,行動黨在檳城才競選40州議席中的19席,不超過一半,與聯盟友黨共享權力;在雪州,行動黨擁有14席,公正黨14席,權力分配平衡,才能確保政府權力沒有集中在一個人或一個黨手中,這也是很多成功的國家都在推行的制度,確保權力能夠公平分配,回歸於民。

他說,行動黨和希望聯盟提出,首相任期不可擔任超過兩屆,首席部長任期同樣不可超過兩屆,首相無權委任總檢察長、總警長、反貪會主席等中立監督機構,落實體制改革讓行政權得以被監督和制衡,確保權力不會輕易腐化。

同樣的,希望聯盟也早已提出過多項改革議程,要落實公開招標制度、議員部長公布財產、中間人制度被罷免、官聯公司應任人唯賢等,這些早就列入當時的民聯政綱,也即將會在來臨的希望聯盟政綱中鄭重宣佈,希望聯盟代表著改革的希望,人民給予重托,制度就能夠得到真正的改變。

然而,任誰提出再多改革政策,若前提是威脅人民投給一個政黨,強迫人民選擇「一黨獨大」的霸權思維,這種舊政治必定新瓶裝舊酒,無法真正帶來改變。

他強調,沙巴人民需要的,是看到新希望、新格局、新政治,如今反對黨群雄割據,若能效仿三國時期那樣,各路諸侯聯合起來對抗暴斂的董卓,就能成事;或像孫權和劉備團結起來,對抗曹操,才有可能在赤壁擊退曹操;若不是國民黨和共產黨聯合抗日,否則日軍侵略中國的破壞更加慘烈。這些歷史都實在提醒我們,唯有合作才能贏。

他提醒,城市華裔選民早已給了行動黨強大的委託,而只要行動黨守住這些強區,各反對黨聯合在國陣選區逐個擊破,改變就能實現,而且權力共享,一同組織聯合政府,而50年來堅守原則奮鬥的行動黨,必定全力推動改革議程,確保沙巴實現真正改變。可惜的是,有些反對黨卻要自相殘殺,不但挖角搞破壞,不斷在行動黨已經贏得的選區打擊行動黨,這種行為,要不是助國陣一臂之力,就是要複製巫統的野蠻霸權,這種態度實在要不得。

他也強調,沙巴行動黨國州議員在受到人民委託後,致力於服務人民,雖然沒有權力和資源,但一直恪守反對黨崗位,監督和制衡國陣政府的施政,不只是沙巴水務局的水門案,沙巴行動黨主席兼山打根國會議員黃天發兩度在國會參與辯論,而早前沙巴首席部長慕沙涉及的伐木醜聞,亞庇國會議員黃仕平也窮追不捨,要求調查慕沙。這些鬥爭,都是人民的委託,非個人功名成就。

最後他提醒,人民才是老闆,人民要的是反對黨合作共抗國陣,而不是威脅人民投給「自說自爽可以單獨做政府的政黨」,他也呼籲,不是人民要給哪個領袖機會,而是我們大家都要給人民一個機會,去開創一個結合所有力量的新政府、新格局、新政治的新紀元,否則誰要單打獨鬥、夜郎自大,最後註定走向歷史的墳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