苦情花走出家暴陰影
出版日期: 2017年 09月 13日 (星期三)

【亞庇十二日訊】萊娜有一段不堪回首的20年,是活在其已故丈夫及親人的家暴陰影之下,她曾經把這一切當成是她的宿命,并一直在默默認命。

她說:"從我生下第1個孩子 ,到第10個小孩以來,家暴巳經成為家裡例常上演的戲碼,我丈夫及親人隨時都會對我拳打腳踢,每天如是,一年復一年。"

她在沙巴婦女行動資源組織最近配合全國婦女節暨該組織30週年慶典,所舉行的婦女所面對暴力座談會上,披露了自已被家暴的慘痛經歷。

她表示,她年幼的孩子,曾經也是他們父親醉酒后逞兇的目標,因此每當聽到車子駛近家門的聲音時,他們都會意識到,巳喝醉酒的父親快進到家里,他們就會用飛快的速度狂奔到樓上房間,以免遭父親毒打。

她補充道,每當孩子生病時,當丈夫一踏進家門,她都必須趕快抱着孩子走開,以免對方醉酒時凡事看不順眼,毒打孩子發洩情緒。

發生在1995年某一天的事件,更令她每次想起都感到痛不欲生,這一天,她丈夫如常醉酒后回家,因為桌上沒有擺放食物,對方暴怒,拿起一支本地人稱為布扎(bujak)的尖頭短茅,想往她腹部直插,那時候的她大腹便便,再過幾天便要生產。

幸好她幾個較年長的孩子,及時聯手捉住他們父親的雙腳,用力把對方拉走,手上的武器掉到地面,萊娜逃過一刼,可是此時對方仍不死心,對着驚慌閃躲的萊娜窮追猛打,還發狂似地舉起身邊兩個塑膠椅,往她身上扔擲。

萊娜悲慟地說:"發生此事件的三天後,我肚裡的孩子出生了,可是因為之前動到胎氣,孩子還未來得及睜眼看世界便夭折了。"

她表示,另外有一次,丈夫以有事為由,到山打根或比魯蘭公幹了幾天,隨後對方回家時,他們還在家中聽見對方在外頭吹口哨及哼歌的聲音。

她說:"可是他一踏進家裡,我立刻又陷入地獄中,當年的我有蓄長髮的習慣,他一看到我便揮拳過來,把我打倒在地,然後拉着我的頭髮在地上拖曳,那次我被傷得很重,整張臉都是瘀血。"

當時不論生理或心理都蒙受巨大創傷的她,感覺20年以來已經受夠了,決定要結束這一切痛苦,了結自己的生命。

她說:"我依稀記得當天晚上,確定孩子已經熟睡后,我打算吃下魚藤酮自殺(魚藤酮是一種鄉民用來毒暈魚群,以進行網捕的植物成份),我走到屋外,凖備把泥地上的魚藤樹連根挖出時,腦子浮起孩子的臉龐,我不禁問自己,如果我死了孩子怎麼辦,萬一孩子的父親狠心離家出走,孩子沒飯吃全部都會餓死,我不希望孩子死在他們的父親手上。"

萊娜表示,感謝沙巴婦女行動資源組織,她終於知道家暴是什麼,2008年她丈夫在山打根肯特醫院去世,死因是糖尿病併發症。

她說:"他死了后,我終於可放下心頭大石,不需要再驚慌渡日,而且可以幫助和我有相同遭遇的人,讓他們脫離苦海。"

在一片熱烈的掌聲當中,她高呼:"終結家暴,全家安全!"